迪拜中华网

迪拜中华网 游记征稿活动
迪拜有偿投稿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驾校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9112|回复: 0

[原创文学] 如果光发誓有用,要爱情做什么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6-11-3 10:3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光发誓有用,要爱情做什么


文/六神磊磊


周芷若有个特点,特别喜欢叫张无忌发誓。

她和张无忌的拍拖,到后来没法看了,两个人的对话几乎只剩下一个套路,就是要保证、让发誓。

武侠小说里的男女关系,本来是有套路的。男女要在一起,怎么办?比如可以驱毒。

“姑娘,在下冒犯了,要解开衣襟,给你驱毒。”

“谢谢少侠,你真是正人君子。”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本来是这个套路。

但是周芷若改变了玩法。她惯常的套路变成了这样的:

“姑娘,在下冒犯了,要解开衣襟,给你驱毒……”

“你发个誓你一辈子不变心。”

“好我发了……姑娘我们驱毒吧。”

“你发誓你会杀掉某某某……”

“好我又发了……咦,你怎么哭起来了?”

“没什么,我觉得自己命苦。”


这种迹象,是从一个小岛上开始的。

本来张无忌、周芷若两人困在小岛上,这正好是培养感情的地方,可周芷若把它变成了各种发誓和政治表态的地方。我们来看看细节。

一开始,是张无忌在表妹的坟前,谴责凶手赵敏。

周芷若在身后出现了,督促他光是谴责还不够,你要发誓。

张无忌说道:“我对着表妹的尸身发誓,若不手诛妖女,张无忌无颜立于天地之间!”

周芷若给出了肯定的评价,道:“那才是有志气的好男儿。”那口气活像是个政委。

后来情况愈演愈烈,给周芷若驱毒的时候,又被让发誓:

“除非你要他……立下一个誓来。”而且,以命要挟:“否则我宁可毒发身死。”

边上还有一个帮腔的义父——谢逊道:“无忌,快立誓!”

张无忌又乖乖的立誓了。“双膝跪地”,算够虔诚了。周芷若却很不满意:“我要你说得清楚些,对那位赵姑娘怎样?”义父也跟着再次帮腔:“无忌,你就说得更清楚些。”

张无忌只好重新再发:“妖女赵敏,害我表妹blabla……张无忌有生之日,不敢忘此大仇,如有违者,天厌之,地厌之。”


这些天,张无忌连发了好多誓。

驱毒的时候要发誓,订婚的时候要发誓,等婚订完了,两人谈情说爱、你侬我侬的时候,周芷若又开始了。

“你对我决不变心?决不会杀我么?”

张无忌还试图让沉重的气氛变得轻松一点,只好吻,哄。

周芷若第一次表达不满,颤声道:“我要你亲口答应我。”

张无忌怂了:“我对你决不变心,决不会杀你。”

可是这也没过关。周芷若第二次表达强烈不满,“凝视他双眼: ‘不许你嘻嘻哈哈,要你正正经经的说。’”

于是张无忌只好深呼吸吐纳五次,庄严道:“芷若,你是我的爱妻……我今后对你决不变心,blablabla……”

一座小岛,成了张无忌花式发誓的地方,常常是一次还不满意,还要修改重发。这就有点折磨人了。就是入党,也只发一个誓对吧。


翻翻书上两个人相处的段落,不管人前还是人后,不管是正式谈话还是亲昵聊天,就是周芷若各种要保证、要发誓、要政治表态。

“你日后会不会……”“将来若是你……”“只怕你以后……”

“我要你亲口答应我……”“我要你正正经经的说……”“我要你说得清楚些……”

然后,像各种班主任、教导员一样的督促和诫勉:“你是男子汉大丈夫”“那才是有志气的好男儿”“但愿你大丈夫言而有信”。

张无忌后来都被搞得机械了,在周芷若面前,一言不合就发誓:

“若是我约赵姑娘来此,教我天诛地灭。”

“我若是再瞒了你去见赵姑娘,任你千刀万剐,死而无怨。”

张无忌本来就口才一般,词汇量有限,几轮发誓下来,什么千刀万剐、刀山油锅、天厌地厌之类,把他会的词都快用光了。

除了要保证、要发誓之外,他们几乎没有别的开放性的交流。

那些真正该聊的东西,比如两个人的感情,心里的想法,对于赵敏,对于日后的打算,都是不开放的,很少谈。

除了誓言越来越多,道德上绑得越来越紧,双方的感情和了解没有什么增长。


除了发誓,周芷若习惯性挂在嘴巴边上的话,就是命苦。

“我是个孤苦伶仃的女孩儿家”
“我是一生一世受定你的欺侮啦”
“以后无穷岁月之中,给你欺侮,受你的气”
“我是个最不中用的女子”
“我是怨自己命苦,不是怪你”
“只怪我自己命苦”……

总之就是我命苦、我惨、我不中用、你以后会欺负我,此外还上吊过一次、声称要去做尼姑一次。每和她在一起,就是各种负能量扑面而来。

她的命苦不苦?从小孤苦伶仃,父母双亡,当然可以说苦。但是张无忌的父母呢?你总不停对张无忌碎碎念自己命苦,没爹没娘,张无忌有爹有娘了?

生活在一个大乱世,江湖人士,命苦的多了,谢逊不命苦吗,成昆不命苦吗,阳顶天、小昭、杨不悔、范遥、杨逍、纪晓芙不命苦吗,正如张无忌说的“咱们大家命苦”。

可周芷若不只是命苦,还有命硬的一面啊。她少年就遇到张三丰,亲自推荐去了峨眉门下,十多年后又被传了掌门之位。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比一个小姑娘,十多岁碰见马云,带去了阿里生活,不久亲自推荐她去了格力,没几年董明珠又给她铁指环,让她接了班。

更奇的是,她十几岁时认识的一个小男孩玩伴,居然已经成了谷歌的老大,他还屁颠屁颠地念叨小时候的旧情,要和你结婚。

这还不论马三丰的接班人宋青书一路猛追你。

和大多数人比,这叫命苦吗?你要真像自己说的这么命苦,丁敏君会妒忌你吗?你当着别人总念叨命苦,不是矫情吗。

有人说,人家周姑娘不看重乎功名利禄。可是命运掌握在你自己手上啊,董阿姨有没有垂帘听政,你可进可退啊,可以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东西啊。

自己没有勇气,怎么都怪命苦呢?


张无忌后来说,对赵敏是“又爱又恨”,对周芷若是“又敬又怕”。他怕什么呢?

怕她庄重,怕她严肃,大概还有怕她又要发誓,又频繁要求各种保证,又不停念叨自己命苦,怕她无穷的负能量。说穿了,怕和她在一起。

婚礼上,他像是等待已久般,等来了一个理由“救义父”,然后和赵敏一起跑了。

金庸怕我们没看懂张无忌的心,还加了几句:

“不知如何,张无忌此刻心中甚感喜乐,除了挂念谢逊安危之外,反觉比之将要与周芷若拜堂成亲那时更加平安舒畅。”

“然而要他承认欢喜赵敏搅翻了喜事,可又说不出口。”

他和赵敏在一起的时候,轻松,快乐,愉悦;和周芷若在一起的时候,沉重,紧绷,一不小心就说错话。

赵敏不频繁找他要各种保证,不逼他花样翻新地发各种誓。戏剧的是,赵敏反而倒自己发过一个誓:

“从前我确想杀你,但自从绿杨庄上一会之后,我若再起害你之心,我敏敏特穆尔天诛地灭,死后永沦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得超生。”

说穿了,誓言是重要的、承诺是重要的,但再要紧的东西,一天要三回,人是会吃不消的。

如果光靠誓言有用,那还要爱情做什么。
迪拜商业对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