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增值税VAT 迪拜劳务纠纷 迪拜融资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2057|回复: 0

[国际新闻] 特朗普深陷"桃色新闻",手下"救火之举"反遭质疑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2018-5-8 15: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艳星“封口费” 特朗普老友“越帮越忙”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

cb94b9d33d.jpg

  4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律师杰伊·塞库洛说,前联邦检察官、前纽约市市长鲁迪·朱利安尼加入了特朗普私人律师团队。这是2016年9月16日,在美国华盛顿,鲁迪·朱利安尼(左)和特朗普出席活动的资料照片。(新华/路透)

  新华社北京5月8日电(记者海洋)美国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6日再次出镜,为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与“艳星”丹尼尔斯的“封口费”纠纷辩护。

  自上周起,朱利安尼借媒体密集发声,意图为特朗普“灭火”。但由于说法与特朗普本人不一致,朱利安尼的救火之举反而招致更多质疑。

  专业人士指出,“朱利安尼说得越多,特朗普(在司法调查中的)处境越糟糕”。

自己“打脸”

  朱利安尼上月成为特朗普私人律师,应对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的“通俄”调查。自2日起,朱利安尼连续接受福克斯新闻台、《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采访,因“特朗普把支付丹尼尔斯13万美元的钱还给了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等说法引发舆论轩然大波。

  丹尼尔斯自称2006年与特朗普有染,遭特朗普坚决否认,称丹尼尔斯的指认是“敲诈”。

3ddbb9aacc.jpg

  4月16日,“艳星”丹尼尔斯抵达纽约市曼哈顿区联邦法院。(新华/路透)

  朱利安尼6日做客美国广播公司《本周》节目,修正自己之前的说法。他曾说,特朗普已把13万“封口费”和“杂项费用”等总计46万至47万美元还给了科亨;科亨自掏腰包把钱给了丹尼尔斯,只是不想在2016年10月选举最后阶段惹麻烦;科亨在总统选举后抱怨“封口”丹尼尔斯的工作没得到报酬,特朗普和科亨此后商定,每月向后者支付3.5万美元。

  但6日回答特朗普是否在选举结束后便知道丹尼尔斯已获“封口费”时,朱利安尼说他“无法证实”,“只能说这是谣言”。

  朱利安尼上周还说,他上月加盟特朗普律师团队后,提醒过特朗普“封口费”一事;但他6日改口说,不知道特朗普何时发现这件事。

  朱利安尼强调,仍在了解“通俄”调查和“封口费”细节。这与特朗普4日“朱利安尼需要把事实搞清楚”的说法不谋而合。

  朱利安尼同时确认,因丹尼尔斯“封口费”等接受调查的科亨已不再充任特朗普私人律师。

  反对面谈

5b9fa16886.jpg

  2017年6月8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在国会参议院出席听证会。(新华/法新)

  一贯“大嘴”的朱利安尼6日谈及多个话题。按《华盛顿邮报》的说法,他将由特朗普解职的前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比作出卖耶稣的犹大,还称丹尼尔斯“投机取巧”。

  对米勒的“通俄”调查,朱利安尼说,无法确认特朗普是否会动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中的权利保护条款,拒绝回答他认为于己不利的问题。

  朱利安尼还说,即便米勒传唤,特朗普并非必须合作。他本人强烈反对特朗普与米勒面谈。

  按美联社的说法,朱利安尼上周以来的一系列说辞可能让特朗普满意,却惹怒不少白宫助理和律师。他有时自相矛盾的说法更让外界困惑。

  为平息质疑,特朗普另一得力助手、白宫高级顾问凯莉安妮·康韦6日出面澄清。

  特朗普4月初在“空军一号”总统专机上告诉媒体记者,他不知道“封口”丹尼尔斯一事。康韦6日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国情咨文》节目上说,特朗普说“不知道”指的是科亨给“封口费”时他本人不知情,不是说他在回答媒体询问时依然不知情。

  丹尼尔斯的律师迈克尔·阿韦纳蒂6日接受同一档《本周》节目采访时说,特朗普团队的救火努力是一场“火车事故”。美国民众“明显”能看出,这是“包庇”,“他们一起编造了说辞”。

  说多错多

c260c12984.jpg

  4月16日,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外,美国总统特朗普私人律师科亨(中)出庭后准备离开。(新华社记者王迎摄)

  尽管急于“拆弹”,但朱利安尼在6日访谈中还是埋了“地雷”。回答科亨是否会替特朗普用钱打发其他女性时,他说:“我不知道,但如果必要,我觉得(科亨)会。他替总统付钱,或者说他代总统打理生意。”

  美国康奈尔大学法学院教授延斯·戴维·奥林告诉路透社,如果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用钱“封口”女性成为惯常模式,且他“专门雇佣科亨负责”,“很难争辩说这与选举无关”。

  朱利安尼在访谈中说,给丹尼尔斯的13万美元是为阻止骚扰,如果丹尼尔斯真的或可能与特朗普有染,“封口费”将高达数百万美元。他同时坚持自己的说法,认为“封口费”不是竞选支出,是为了保护特朗普一家。

  曾担任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道德顾问的诺曼·艾森认为,只要有意影响选举结果,这笔钱就构成竞选支出。

  艾森还说,如果特朗普确实分期向科亨还了钱,就应在2017年财务申报时列出款项,隐瞒债务情况恐违反联邦法律。“朱利安尼说得越多,特朗普(在司法调查中的)处境越糟糕。”

  就“封口费”,已有监督机构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和司法部投诉。
迪拜商业对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