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中华网

迪拜企业孵化器
迪拜查询黑记录 迪拜劳务纠纷 app商家入驻
迪拜活动场地
查看: 7701|回复: 0

[茶余饭后] 阿联酋和以色列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1944

帖子

402

金钱

10

威望

超级版主

金钱
402
发表于 2020-8-14 04: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jpg

(材料转自网络)

8月13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外交部发表声明称: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这意味着阿联酋将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也是第三个与以色列建立积极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

这个声明是在阿联酋王储穆罕默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三方通话之后发出的。三方达成了一项和平协议:以色列暂停在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吞并计划;阿联酋与以色列将建立全面外交关系。

声明称,这个“历史性外交突破”将促进中东地区和平。阿联酋和以色列的代表团将在未来数周内签署双边协议,涉及投资、旅游、安全、科技、能源、直航、互设使馆等。

白宫也发表声明称:“作为这一外交突破的成果,应特朗普总统的请求、在阿联酋的支持下,以色列将暂停《和平构想》所概述的地区宣布主权,并将目前的工作重点放在扩大与其他阿拉伯国家和穆斯林世界的联系上。”

各方反应

特朗普说:“这个协议是朝着建设一个更加和平,安全和繁荣的中东迈出的重要一步。。。现在破冰了,我希望更多的阿拉伯和穆斯林国家将效仿阿联酋的领导。”

《纽约时报》称,阿以协议可能会对该地区进行重新洗牌:以色列其邻国之间长期的僵局得到缓解,可能会有其他阿拉伯国家效仿阿联酋。同时,至少能将内塔尼亚胡总理的吞并计划按下暂停键。

但它也可能会产生反弹:仍有大量渴望在西岸建立主权的以色列”定居者“,感到被内塔尼亚胡背叛;而巴勒斯坦人可能会因阿联酋的作为感到被阿拉伯世界抛弃。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在达成协议中的作用程度目前尚不清楚。但是,当前他正在一场致命的大流行和经济崩溃中挣扎,他渴望通过此举获得信誉。特朗普在最近几天反复重申:“如果我赢得选举,我将在30天内与伊朗达成协议。”

以色列和阿联酋领导人均对特朗普表示了赞赏。内塔尼亚胡转贴了特朗普宣布该协议的推文,并在希伯来语中补充说:“历史性的一天。”

阿联酋领导人穆罕默德在自己的推文中强调了以色列同意中止扩张。 他写道:“在与特朗普总统和内塔尼亚胡总理通话期间,达成了一项协议,以阻止以色列进一步吞并巴勒斯坦领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这项协议可以与以色列在数十年前与埃及和约旦达成的和平条约相提并论。他说:“今天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正常化协议具有类似的潜力,并有望为整个地区创造更好的未来。”

当下,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正处于一个危险的时刻。他正在领导一个脆弱的联合政府,并面临着因腐败指控而受到审判的风险。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Likud)称,与阿联酋达成的协议证明,总理不向巴勒斯坦人交出领土、以作为和平协议一部分的决定,是正确的。

该党在一份声明中说:“全球左派人士一直说,如果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人不和平,就不可能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和平。。。除了撤回到1967年的防线,撤离定居点,分隔耶路撒冷和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别无其他办法。内塔尼亚胡总理有史以来第一次打破‘以土地换和平’的范式,并带来了‘以和平换和平’。

而控制加沙的军事组织哈马斯立即谴责了该协议。哈马斯组织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美以以色列-阿联酋协定是危险的,它是对于以色列占领犯罪和侵犯行为的奖励,并且是以巴勒斯坦人民为代价的。。。它将鼓励以色列以牺牲我们人民及其圣地为代价,进行更多的犯罪和侵权行为。”

前因后果

这个协议也将阿联酋与以色列之间长期以来的盟友关系公之于众。

在阿拉伯国家之中,埃及与约旦已经与以色列正式建交。对于以色列而言,该协议标志着与一个海湾国家的关系首次公开实现正常化。在数十年前获得埃及、约旦的认可之后,被石油丰富的海湾国家认可一直是以色列与周围阿拉伯世界建立正常关系的最大遗憾——这是以色列的一个长期外交目标。

以色列在1967年战争中占领了约旦河西岸、加沙和东耶路撒冷,而巴勒斯坦人希望在这里建国,并呼吁国际社会制裁以色列。巴以冲突的持续,导致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都未与以色列建交。但近年来,由于对伊朗地区影响力的共同担忧,以色列与海湾国家的关系有一定程度的解冻。

对于阿联酋而言,该协议不仅加强了与以色列的盟友关系,也增强了阿联酋在华盛顿的地位——在那里,阿联酋正因其在也门内战中的作用以及其在利比亚的侵略政策而受到批评。

当前,阿联酋承认以色列为一个国家,两国有外交和经济关系。阿联酋允许以色列公民进入阿联酋。两国之间没有直航,所有旅行都必须经过第三国;并且以色列飞机不得进入阿联酋领空。今年5月,阿布扎比的阿提哈德航空公司首次使用阿联酋航空公司航班飞往以色列,为巴勒斯坦人提供了新冠病毒援助。

7月初,中东新闻网站“中东之眼”的一篇文章指出,阿联酋和以色列两国的关系既建立在地缘战略、商业和安全层面的深度合作上,也建立在共同的、坚定的意识形态上。

文章认为,阿以关系通常称为“暂时的利益关系”,两国认同的主要支柱之一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伊朗。

除此之外,阿以的共识也源于双方对伊斯兰政治化危险性的认同,双方都力图阻止“阿拉伯之春”获得成功,打击给阿拉伯地区带来不稳定的因素。两国都认为,在阿拉伯革命之后,穆兄会的民众基础扩大是引起极大安全关切的根源。

以色列的情报能力也为阿联酋所看重。以色列为阿联酋提供了专门服务其共同利益的情报能力,两国在间谍和数据分析领域的合作很密切。两国会不时进行联合演习和交换情报消息,有几次以色列军事安全专业人员在退休后被雇用,帮助阿联酋安全和军事公司。

阿以协议的最初构想可以追溯到今年6月初。当时与特朗普政府密切合作的阿联酋驻美国大使尤塞夫·奥泰巴在以色列颇受欢迎的报纸《Yediot Ahronot》上用希伯来语撰文呼吁,希望阻止内塔尼亚胡先生兑现其承诺,停止吞并领土。

“人们对以色列的态度正在改变。人们越来越接受以色列,对以色列的敌意也越来越少。但所有这一切都可能被吞并的决定所破坏。”奥泰巴的文章称,“你不可能期待一边吞并、一边继续希望与阿拉伯世界建立良好关系。”

曾在奥巴马总统领导下进行以巴谈判的特使马丁·英迪克说,“他们(三方领导人)探讨了不通过吞并来实现正常化的想法——而不是让特朗普总统合法化吞并——以色列最终做出了在中东停止吞并的承诺。”

大事记

2009年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后,以色列和阿联酋驻美国大使在与政府中东顾问会晤时发出联合呼吁,敦促美国对伊朗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2010年1月16日,以色列国家基础设施部长Uzi Landau参加了在阿布扎比举行的可再生能源会议。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访问阿布扎比的以色列部长。

2012年9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纽约会见了阿联酋外交大臣。尽管他们就伊朗的威胁达成了一致,但阿联酋拒绝在巴以和平进程没有进展的情况下公开改善与以色列的关系。

2015年,以色列驻美国大使罗恩·德默向阿联酋代表奥泰巴通报了以色列对伊核协议的反对,并敦促阿联酋在反对该交易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以色列和阿联酋均游说美国与俄罗斯和解,以遏制伊朗在叙利亚的影响力。

2017年6月,泄露的电子邮件显示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与以色列合作打击伊朗。阿联酋与亲以色列的新保守主义智囊团民主防御基金会(FDD)建立了紧密关系,该基金会以其对特朗普的决策影响而著称,以“寻找阻碍伊朗能力的方法”与世界各地的大型公司进行商业活动”。

2017年7月,阿联酋主持调解了以色列情报部门与利比亚国民军团长之间的会议,目的是谈判以色列对该军团的军事援助,该会议得到了阿联酋在第二次利比亚内战中的支持。

2018年3月,内塔尼亚胡在华盛顿的一家餐馆会见了阿联酋大使奥泰巴,在会议上讨论了伊朗问题。

2018年9月,阿联酋在阿布扎比举行了以色列和土耳其官员之间的秘密对话,以讨论恢复两国之间的关系。

2019年,美国对伊朗袭击沙特阿美设施保持沉默,这进一步加深了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为压制伊朗而结成的联盟。
迪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